<dl id='ppkmx'></dl>
<ins id='ppkmx'></ins>
<i id='ppkmx'></i>
  1. <tr id='ppkmx'><strong id='ppkmx'></strong><small id='ppkmx'></small><button id='ppkmx'></button><li id='ppkmx'><noscript id='ppkmx'><big id='ppkmx'></big><dt id='ppkm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pkmx'><table id='ppkmx'><blockquote id='ppkmx'><tbody id='ppkm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pkmx'></u><kbd id='ppkmx'><kbd id='ppkmx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ppkmx'><strong id='ppkm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span id='ppkmx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ppkmx'><div id='ppkmx'><ins id='ppkm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ppkmx'><em id='ppkmx'></em><td id='ppkmx'><div id='ppkm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pkmx'><big id='ppkmx'><big id='ppkmx'></big><legend id='ppkm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ppkmx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蔓菁依舊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• 来源:adc免费观看_adc年龄确认_adc视频在线观看年龄确认

            雲姨出嫁時,年方15歲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當時正值學校放假,在假期就娶瞭雲姨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特別愛吃蔓菁,蒸瞭吃,煮瞭吃,百吃不厭。雲姨不吃,雲姨忍受不瞭蔓菁香甜味之後的那種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怪味兒,所以雲姨就隻給榮姨父煮瞭蔓菁吃,看他吃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吃到開學的時候,說,多備點兒幹蔓菁,等我回來吃,但榮姨父返回瞭開封的少年學校之後,卻沒有再回來吃雲姨煮的蔓菁。

            時局動亂,後來雲姨才知道榮姨父學校的師生被帶到瞭那個小島上。

            雲姨想榮姨父,想得日夜難寧。雲姨就隻能來回撫摸榮姨父的回信,擺弄榮姨父愛吃的蔓菁。擺弄得多瞭,雲姨居然也愛吃蔓菁瞭,那種滋味是一種香甜之後讓人欲罷不能的揪心。

            雲姨甚至不敢留太多空餘的時間去想榮姨父,所以雲姨侍奉公婆,操持傢務,傢裡傢外拼命地做。公婆不忍看著雲姨備受煎熬,公婆說,再嫁吧,等不回來的。

            公婆說瞭12年,雲姨都隻當沒聽見。

            很多當年去臺島的人都開始有瞭音訊時,榮姨父卻沒有。雲姨情緒消沉,病瞭一般瘦瞭下來。後來公婆照雲姨的吩咐給瞭她一籃蔓菁作為陪嫁,雲姨再嫁給瞭明姨父。

            明姨父厚道能幹,待雲姨很好,雖然明姨父不吃蔓菁,但他每年都要種很多蔓菁給雲姨吃。雲姨也總是先煮瞭飯給明姨父吃,然後再去煮自己的蔓菁。後來他們有瞭一對兒女,十分幸福。

            那天明姨父和雲姨正在院子裡喝稀粥,有人敲門。雲姨起身去開門,手裡的碗竟沒有端好,粥灑得客人滿腳都是。

            客人是榮姨父。

            明姨父和榮姨父對酒當歌時,雲姨不小心地打碎瞭一隻碟。其時明姨父和榮姨父酒興正濃,榮姨父正回答著明姨父的問題說自己還沒有結婚。

            雲姨的心裡很疼,疼得連嘴巴都哆嗦瞭起來。雲姨說,該找個女人瞭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笑著應著,是該瞭,快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次榮姨父再從臺灣來,果真就帶回瞭一個很富態的女人。雲姨看著心裡就長長地出瞭一口氣,臉上也溢滿瞭笑。榮姨父也是一副很舒心很輕松的樣子,但榮姨父的太太卻不習慣傢裡的生活,當天榮姨父就陪著她回到瞭市裡的賓館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是來內地投資搞建設的,每年都要在兩地往返兩次,每次都要抽出空兒來和明姨父喝酒,走的時候一定要帶上雲姨早已給準備好的蔓菁。榮姨父總是說,這麼多年在外面吃不到傢鄉的蔓菁,心裡想得發慌,就更覺得它的滋味兒誘人。但榮姨父的太太卻不再陪榮姨父來瞭,因為太太實在是不能忍受傢鄉糟糕的衛生狀況。

            那一年榮姨父又來的時候,明姨父酒後不慎重重地摔瞭一跤,當時竟不省人事。榮姨父和雲姨在村裡人的幫助下很快把明姨父送到瞭醫院。搶救之後,明姨父卻隻是躺在床上喘氣而對雲姨的呼喚毫無知覺。榮姨父花瞭很多錢為明姨父請最好的醫生,但明姨父不言不語地躺瞭十天,終於沒有再轉回有雲姨的這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待雲姨的情緒從沉痛中緩和下來,她想起榮姨父該走瞭。雲姨步履蹣跚地為榮姨父收拾準備蔓菁。榮姨父說,不忙不忙,歇一會兒吧!

            雲姨手不停地說:你也要註意保重身體啦,年歲不小瞭,再出門讓你的孩子跟著你。

            榮姨父在夕陽中坐著,搖頭再三。看著去姨已經端著盛蔓菁的籃子站起身來,榮姨父才慢慢地說:我並沒有結婚,又哪來的孩子?

            雲姨迅速轉頭,白發飄起美麗的弧線,抖落瞭一地的蔓菁。